【人生意義】 一個女孩走遍世界尋找信仰的故事──穆斯林篇(上)

【人生意義】 一個女孩走遍世界尋找信仰的故事──穆斯林篇(上)

故事開始前,先聲明:我沒有宗教信仰,相信每個宗教的神都存在,也認同無神論。

如果看我的文章一陣子的讀者,大概會發現,我這個人就是好奇心重、行動力很強、喜歡嘗試和學習、面對什麼樣的人也都不太排斥。

包括宗教也是。

這一系列的故事,是要寫我從歐洲、埃及、印度到台灣,接觸了伊斯蘭教、基督教、佛教、印度教、錫克教的旅程(若有哪個宗教你真心不喜歡,那這篇可能不太適合你喔)。



小時候,我對宗教的印象就是「迷信」。

我的爸媽算是佛教和道教的綜合吧,遇到節慶會燒香拜拜,家裡有聖嚴法師的書,也有那種講地獄講輪迴、奇門遁甲的書,我還小無聊的時候會拿來當故事書看;國小一年級的時候,學校早自習時間,總有愛心媽媽來跟我們講聖經故事,我也聽得津津有味。

印象中,家裡也曾出現過摩門教的外國傳教士,家裡有摩門教的聖經;長大一點呢,曾被朋友帶去教堂參加活動,我雖不排斥,但也是格格不入。

那個時候的我,比較偏無神論者,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能夠那麼虔誠,也不懂為什麼他們那麼積極想拉我一起加入。

包含像我母親熱衷於算命,作為女兒的我一樣不解。

Sheikh Nazim’s House


第一次走進穆斯林修行的地方,是在Cyprus賽普勒斯,位於土耳其南方的一座島國。

伊斯蘭教對當時的我而言,大概是最神秘的。

尤其是我在埃及認識的朋友,她們雖然不戴頭紗、個性開明,不時地,也會從談論的話題中,聽到她們對於自己宗教的看法、人生觀。

其實我是越聽越困惑的,因為那跟我的觀念實在差的太遙遠。

比如說,一位我覺得很酷的埃及女生,她是埃及第一個考上船員/救生員執照的女性(因為性別刻板印象,埃及有些執照女生是不能考的,她歷經了一番抗爭才能夠去考;確切的執照名稱我有點忘記了,總之是在船上工作相關的)。

但當我們談論到婚前性行為的議題時,她卻是這樣跟我說的:「要做比喻的話,我覺得女生就像是糖果一樣,如果包裝紙被拆開了,這樣不就髒了嗎,誰還會想吃呢?」

當下我什麼也沒反駁,畢竟那是她的人生,她怎樣認為都是對的。



伊斯蘭教裡有各種教義,在我的思想裡都是大大顛覆三觀的。

像是,他們有一夫多妻制(據埃及朋友說,只有大老婆不孕的才能多納妾),或是,相信只要把孩子生下來了,阿拉就會給所有的資源幫助他們養小孩等。

其它的宗教,像是佛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等,我都會遇到許多年輕人,自稱是某個教徒,實際上只是家庭的關係,他自己一點也不信(在歐洲的時候,還曾遇到基督徒跟我說,他覺得佛教比較好)。

唯獨伊斯蘭教,從年輕到老的,作風洋派的到保守傳統的,無一不是虔誠的教徒。
我實在很好奇,究竟是為什麼他們會如此地相信呢? 他們是怎麼思考的呢?

於是,當我人在歐洲的Cyprus賽普勒斯,聽到有這麼一個穆斯林的修行地點,歡迎各種國家、宗教的人過去,我便抱著一個做實驗的心態,搭車前往。

Sheikh Nazim’s House


經過一陣比手畫腳(當地講的是土耳其和希臘語)之後,我來到了這樣一座沒有標示的建築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,我打開大門,隨即映入眼簾的,是一群披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。

我是裡面唯一的亞洲面孔,在人群中格外醒目。

一位像是神隱少女裡面慈祥版的老婆婆,看到我手足無措的樣子,示意我到裡面先取條頭巾。桌上的頭巾琳瑯滿目、有著各種顏色,我選了一條看起來比較樸素,有著變形蟲圖騰的深綠色頭巾。

第一次配戴頭巾,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圍,才不會讓它從頭上滑下來,旁邊的阿姨看到我手忙腳亂的樣子,微微笑了笑,幫我披戴上去。



沒有人問我是不是穆斯林,也沒有人問我是從哪裡來的。即使我長的那麼與眾不同,彷彿只要進了門,就是他們的一份子。

很快地,我便放鬆下來,在院裡四處閒晃。

這座穆斯林中心的名字叫做Sheikh Nazim’s House,是伊斯蘭教中的蘇非派,而Sheikh Nazim則是當地有名的穆斯林精神領袖,長期在歐洲各地巡迴授課。

我到處參觀之後才發現,這個地方比外觀看起來要大上許多。

除了中心有著禱告場地、休憩空間,兩旁有著分開男女的獨棟起居室和寢室,後方還有很大的廚房和庭園。

院子裏面,種滿花花草草,有攀沿在藤架的葡萄,也有高聳的棕櫚樹,樸實但色彩豐富。


當天晚上,飽餐一頓之後,大夥兒圍著餐桌聊天。

原來,一開始接待我的老太太,是從黎巴嫩過來的,30歲就出走的她,其實本來並不是穆斯林,因緣際會來到這裡,感覺像家一樣,便一住就到了今天。

裡面的人來自世界各地,有西班牙、約旦、加拿大、英國等。

有的人像我一樣,只打算要待個幾天;有的人帶著小孩一起,想要住1、2個月再走;也有人像那位黎巴嫩老婆婆,來了之後,便不再離開了。

一位身材高大、個性爽朗的加拿大女士,她說自己跟著丈夫工作的關係,一直都在周遊列國。生活雖然過得很豐富多彩,她卻一直感到”Something’s missing”(好像少了什麼),直到遇到Sheikh Nazim大師。



已經過了將近七年,當我回想起那天,還記得當時大家圍坐在一起聊天、不時哈哈大笑的樣子。

剛加入的我,沒有講太多話,卻也沒感到被冷落。有些人不太會說英文,便有人幫忙翻譯;有時候談話轉成當地語言,也有人貼心地翻成英文。

我靜靜地聽著大家的故事,心想:人之所以信教,就是為了尋找心靈的寄託吧?

也許,我之所以會到那裏,並不只是單純好奇,而是因為,還年輕的我,就像迷途羔羊般,不知道人生是為了什麼,也不知道我該相信什麼。

那不是一個朝聖的旅程,而是我尋找答案的旅程…….



續集請點👉 【人生意義】 一個女孩走遍世界尋找信仰的故事──穆斯林篇(下)



嗨~我是嘉玲,剛給自己發起了一個 #日更365天挑戰,讓每天都多點好奇,每天都多點學習,每天都朝理想生活更邁進一步。

每天一篇,分享這七年來,在世界各地旅居、工作的所見所聞,在路上遇到的旅人、社會創新者、創業家們的故事,還有那些我為了達成自己理想生活的各種實驗與學習心得。

歡迎來我的IG和FB找我玩喔~
IG: jialing.life
FB:嘉玲的任性生活實驗室

喜歡我的文章歡迎留言和分享,你的鼓勵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喔💓

You might also like:

【找自己】突破同溫層,你會發現這個世界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樣
Gap year:如何用17萬旅遊歐洲一年&一個人旅行QA
【找回自己系列#3】增加人生的想像和選項 | 你沒辦法成為你不知道的人

喜歡我的文章嗎? 你的留言是我寫下去的最大動力喔💗